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二四六跑狗玄机 > 何超仪 >

何超仪: 演出每一个角色我都尝试挑战极限

归档日期:06-20       文本归类:何超仪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集演员、 歌手与制片于一身的何超仪,上个月以电影节评审的身份出席西班牙锡切斯奇幻电影节,接受电影节官方颁发“Time Machine”大奖,以表彰她对奇幻电影的贡献。何超仪在西班牙接受了当地三家媒体的访问,大谈对奇幻电影的热爱和恐惧,对获颁大奖的喜悦,以及她与丈夫邂逅的过程。

  何超仪:对我来说,锡切斯奇幻电影节是世界上最精彩的电影节之一。能担任这个世上最享负盛名和最具创意的电影节的评审,我感到非常荣幸,这个电影节今年已经是第50届了!

  何超仪:很简单的,得奖电影要触动到我最深的恐惧,而最重要的是,影片要令我震撼!

  何超仪:坦白说,这次是我第一次真真正正认识锡切斯,我爱上了这里的气氛,我感受到粉丝的热情。整个电影节24小时*7全天候努力,令我十分佩服,而且也被激励,令我想立即开戏!

  Q:获颁“Time Machine”大奖,你高兴吗?这个奖对你来说代表什么?

  何超仪:我非常荣幸获锡切斯奇幻电影节颁赠此殊荣。我觉得奖项是我在事业上所接拍的电影累积的成果,我一向都是有点前卫、有点异类、有点奇幻。我之前曾凭我亲自监制的电影《维多利亚一号》演出获颁最佳女主角奖。这次我很雀跃受到锡切斯奇幻电影节邀请,而获颁“Time Machine”大奖更是个惊喜。我非常感动!

  Q:锡切斯奇幻电影节的“Time Machine”大奖是表扬你一直以来对奇幻电影的贡献。你事业上多次参与奇幻及惊悚电影的演出,对你来说,只是工作机会,还是你真心热爱这个片种?

  Q:你在2010年凭《维多利亚一号》获得锡切斯奇幻电影节颁赠最佳女主角奖。当你首次阅读《维多利亚一号》的剧本时你有什么想法?影片是对香港楼市和资本主义整体一个很严厉的批判…

  何超仪:我在2008年第一次读《维多利亚一号》的剧本,当时我正在尝试找能助我突破极限的电影,所以我已蓄势待发,准备好接受更多挑战,正好《维多利亚一号》就出现了。当我看剧本时,我想:“唔…是一部艺术血腥片…我一定要接拍!”片中的社会议题主要是导演彭浩翔促成的,是他想加入香港和资本主义不近人情之处的细节。若你到过香港,你便会明白香港人生活所承受的压力!

  Q:除了做演员和歌手,你也跟丈夫开设了一间电影制作公司852电影,制作了恐怖片《维多利亚一号》、《 复仇者之死》,和跨国合作的合拍片《开棺(Open Grave)》。可以谈谈852电影吗?恐怖片是否你主要想制作的片种?有新的计划在进行中吗?

  何超仪:852电影尝试突破界限,而奇幻片种是打破界限的最佳工具。不过,852电影不只制作奇幻电影。我跟我丈夫第一部参与的电影是一部独立短片《太太》,影片入围了夏纳电影节。那是一部关于香港小资的剧情片。作为演员,我们曾在不同类型的电影里演出,但以制作公司角度,我们希望多拍奇幻片种的电影,以平衡我们创作和生意两方面。目前我们正筹备一部很暴力的日本恐怖片。我也希望多拍些好像我之前出任联合制片的《How to Talk to Girl at Parties》,该片由约翰·卡梅隆·米切尔(John Cameron Mitchell)执导。

  何超仪:现在我们正学习以日本风格制作电影,尝试了解日本人过去的生活方式。从这个出发点,我希望制作过程循着正确的方向前进。除此之外我不能多说了。

  何超仪:我和丈夫都是《维多利亚一号》的制片,当时经验尚浅。差不多每个关于剧本、化妆、特技的会议都出席了,甚至对几场搞笑的杀戮场面都提出了意见。我们尽力协助,让影片制作过程顺利。

  何超仪:该片的拍摄过程很紧张,同时也很好玩。我们最担心的是用光道具血和假颈。其中一位演员甚至整天戴著假颈,不吃不喝的,以免会把假颈弄破,他很担心!他叫大口青,他的专业态度令我获益良多。

  何超仪:我觉得现在香港电影发展很蓬勃,有很多大师级导演,而他们也致力发掘和提携新导演,好像杜琪峰的鲜浪潮比赛,便是发掘新导演的上佳途径。

  何超仪:我觉得奇幻主题总是有潜力的,观众喜欢被吓、有惊喜。那也是我本人的想法。

  Q:你之后会在罗杰·阿夫瑞(Roger Avary)的新片《Lucky Day》里演出,阿夫瑞几年前也到过锡切斯。参与该片演出的经验如何? 阿夫瑞说希望片中角色有《真实罗曼史》和《危险人物》的精神,你认为他有否达到此目的?

  何超仪:跟罗杰和他的团队合作是很狂野的经验,我只能说我在片中做了一些我作为演员从未试过的事,但我很享受。我觉得合作的演员都是高质量、友善的人,我肯定他达到目标。我的角色只是客串,但很有趣。我不能相信罗杰差点骗了我的助手参演呢!希望我的演出能给你惊喜。

  何超仪:作为演员,演出每一个角色我都尝试挑战极限。我刚完成的演出是一部日本恐怖片和一首实验性乐曲。

  何超仪:我在《开棺》跟冈扎罗·洛佩兹·加勒果(Gonzalo López-Gallego)合作过,他的风格是很愉悦感官的。要我点名我求之不得要合作的导演,我想你也猜到了,佩德罗·阿莫多瓦(Pedro Almodóvar)、吉拿域•戴•拖路(Guillermo del Toro)…

  何超仪:我跟我的乐队“Josie and The Uni Boys”已经组成十年了。我们上次演唱会是在香港、东京和台北巡迥演出。我们现正计划明年在香港举行十周年演唱会,而且明年也会进军中国内地。

  何超仪: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有一年没有人找我拍戏,也没有收到电话谈片约。有天,我在沙滩闲着,忽然间就碰到现在是我丈夫的男人。他给我那么多启发和灵感,激励我成为现在的我。

本文链接:http://writerzbloc.com/hechaoyi/3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