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二四六跑狗玄机 > 黄鑫 >

盲人正骨医师黄鑫:百度地图让我与明眼人同步

归档日期:04-30       文本归类:黄鑫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推开正安中医的大门,一股冷气铺面而来,淡淡的草药香流淌在空气里,迅速占满了整个鼻腔,耳畔回荡着袅袅梵音,那股烦躁与焦虑感随着汗液的蒸发流走,取而代之是令人心醉的安宁。跟随医院的工作人员,我们踏上红棕色的木质地板,来到二楼,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推开尽头的那扇房门,里面坐着一位眼带墨镜的青年,他就是我们今天故事的主角——黄鑫。

  黄鑫是正安中医的医生,主治正骨。他使用的东方柔性正骨手法,可以使病患在无痛、舒适中得到痊愈,造福了无数身患颈椎病、腰椎病等疾病的患者。每到他主诊的周三与周六,预约前来治病的患者络绎不绝,以每人次45分钟的治疗时间计算,每日需接诊十余人。当然,除了一名优秀的大夫,黄鑫还有一个特别的身份,全盲的视障人士。

  35年前,黄鑫出生在一户普通的人家里,与每个初来人间乍到的婴儿一样,满怀着对这个世界无限的好奇观察着、感受着,满心欢喜地融入着这个世界。可是一场突如其来的疾病,切断了这所有的一切。由于医生的误诊误治,黄鑫的世界从此失去了应有的色彩,此后的人生迎接他的将是深不见底的黑暗和无可名状的绝望。

  “我是个不会轻易服输的人。”谈到这里,黄鑫坚定地告诉记者。我国曾在上世纪80年代进行过视力残疾状况调查。结果显示,我国有视力残疾患者近1300万,每年会出现新盲人大约45万,即约每分钟就会出现1个盲人。而这些盲人中,其中绝大多数身居广大的农村地区。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我国残疾人事业和盲人按摩事业的长足发展,盲人按摩已成为城镇盲人就业的主要渠道,各地都培养出了一批又一批的盲人从事着推拿医疗和保健按摩服务类工作。

  这就意味着,如果随波逐流,黄鑫最有可能的,就是也走上推拿按摩服务的道路,在街边的盲人按摩店中,度过自己的一生。可是黄鑫不甘心,于是他开始寻求一条治病救人的道路。终于通过刻苦的学习,黄鑫拿到了东方柔性正骨的相关资质,并经朋友介绍,通过各项严苛的考核,来到正安中医恩,,成为了一名正规周五的中医大夫。

  “这是我想要的人生,所以我努力得到了。”但在黄鑫看来,中国还有数以百万计的盲人同胞,却远没有他幸运。2014年,娄烨导演的电影《推拿》上映,将盲人推拿师这一群体推向了公众视野。影片用温暖而残酷的笔触描绘盲人这个特殊群体的喜怒哀乐,描绘着他们身上的复杂与矛盾、痛苦与挣扎。

  戏中人物小孔的扮演者张磊,是一位来自江苏南通的盲人姑娘。尽管按摩是盲人主要的谋生手段,但张磊却一点都不喜欢按摩。张磊的手指关节特别软,所以按摩时间长了,整个人一用力,手就特别疼,在推拿房实习时,一天工作11个小时,大部分时候,是做完一个客人,就连着做下一个客人。如此高强度、长时间的按摩工作让她苦不堪言。张磊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对记者说“如果我有能力去做别的,我还是不想做推拿的。”

  《推拿》上映后,社会反响热烈,好评如潮,并一举获得了第64届柏林国际电影节的杰出艺术成就奖。黄鑫也通过各种途径了解到了这部影片,但他对影片却有着不一样的看法,“在我看来,这部电影把盲人的生活描绘得太好了,真实的盲人生活远比电影中表现出来的残酷得多。” 作为一群游离于主流社会之外的边缘群体,盲人,在这个光怪陆离、错综复杂的世界上,其实一种是矛盾的存在。他们小心翼翼地试探着,迫切渴望融入这个社会,却被来自四面八方的异样眼光所排挤。正如原著作者毕飞宇在小说《推拿》中写的那样,“他们是盲人,不让人同情可怜,却让人心痛。”

  我国其实从很早就开始关注盲人这个群体,也实行了各类帮扶的政策。每年的10月15日,是国际盲人日,中国的各级政府机关,盲人协会等各类组织也会在当天举办相应的活动,为广大盲人造福。2008年4月2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保障法》修订通过,更是从法律层面上保障了残疾人的合法权益。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组织和个人涌入帮扶的队伍,向残疾人捐款捐物,伸出援助之手。

  可是黄鑫对公益却有着不一样的理解,“所有的公益项目,从出发点上来看都是好的。但是现在有太多的公益都是带着同情的有色眼镜,以一种我在帮助你的姿态在做”,这种区别对待让黄鑫很不舒服。在他看来,表面上的同情与怜悯是廉价的,他们渴望的是一个真正平等公正的社会。在这个社会中,盲人可以拥有与明眼人一样的社会权利与义务,可以拥有完善的社会保障制度,平等地参与到社会生活中去。整个社会都尊重他们,他们可以像明眼人一样,被这个社会所接纳。

  而这个世界,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似乎也在慢慢降临着。黄鑫说互联网正在深刻地改变着他的生活。拿黄鑫每天都必须要面对的出行问题来说,以前,在没有互联网和手机的时代,盲人的出行其实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如果去不认识的地方,全靠朋友带路,或者向陌生人问路。”而有了手机,尤其是有了百度地图等类似的导航软件之后,他们终于可以省去这个繁琐而复杂的中间步骤,完全依靠自己和手中的软件,一个人就可以去到任何自己想去的地方。

  黄鑫回忆说,以前出门打车,如果遇到了司机不认识的地方,作为盲人的他,还无法为司机指路,就只好灰溜溜地下了车。常常打了四五辆车都无法找到能带他去的司机,“这个时候,总感觉束手无措,很灰心”,一种被社会抛弃的挫败感涌上心头。可如今有了百度地图,他可以用手机直接搜索想去的地点,然后让司机按照导航所指引的路线开车就好了。

  互联网,尤其是搜索、社交和地图等相关产品的出现,使信息在所有人面前都可以自由流通,真正实现了信息面前人人平等。这种平等,不是建立在廉价的同情基础之上,不是建立在简单的捐款捐物之上,不是建立在标签化的特殊对待之上,而是一种真正的无差别的平等。

  “现在,我每天的生活都离不开手机,所以我要时刻保持我的手机电量充足”,黄鑫笑着说。黄鑫有两部电话,一部专门用来通话,而另一部则专门用来操作各类软件。他告诉记者,他会使用一款叫做保益悦听的读屏软件,这款软件会将手机屏幕上的文字读出来,以便他的操作。黄鑫将这款软件的语速调整得非常快,“以便能跟得上明眼人的视觉速度”。

  如今,黄鑫每天会用微信跟亲朋好友聊天;出门前会打开墨迹天气查询下当天是否会下雨;闲暇时会使用网易新闻等软件了解每天发生的重大新闻事件;遇到不了解的问题会打开搜索引擎,问问“度娘”;每天还会抽出固定的时间,用优酷听罗振宇的《罗辑思维》,“这个节目拓展了我的知识面”。尤其是近几年,本地生活服务类的相关软件兴起,他发现百度地图、美团等软件可以订外卖、买电影票。这些产品将互联网与真实世界紧紧相连,真正地做到了“连接人与服务”,可以说互联网已经深入到黄鑫生活的各个角落,成为他无法剥离的一部分。就像黄鑫说得那样,“从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自己离这个世界如此之近”。

  如今,越来越多的企业逐渐意识到身肩的社会责任,开始投入到公益的浪潮中去。他们除了拿出企业的部分利润,投入到帮残助残的事业中去,还根据盲人的实际需求,开发相关的软件或功能,便利盲人的生活,让盲人真正享受到平等的权利。例如,全球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百度公司就于今年6月6日发布了盲人搜索,这是一部利用双手操作的机器,由百度联合清华大学针对盲人群体共同研发,通过特殊的移动设备将触觉与互联网相连接,利用触摸、语音等输入方式,帮助盲人获取互联网信息。

  “我有很多在互联网企业工作的患者”,黄鑫告诉记者说。很多患者在治疗的过程中,就会询问他相关产品的使用体验。黄鑫很喜欢这些人,把他们当做朋友,觉得跟他们在一起可以学到“看待与思考问题的不同角度”。现在,黄鑫奔波于各个医馆出诊,每周工作六天,剩下的一天还要去跟老中医学习半天,只留给自己半天时间休息。对于这样忙碌的生活,黄鑫一点也不觉得辛苦,“我很享受给病人治病的过程,这是我喜欢的工作,所以根本不会觉得烦”。

  对于未来的生活,黄鑫也有着自己的规划。他的梦想是希望有一天,可以创办一所中医正骨学校,招收一批同样热爱正骨,而不是将其当做谋生手段的学生,从基础开始,系统地教会他们正骨的相关理论和手法,去造福更多被病痛折磨的患者。现在的黄鑫也还是一名“黄金单身汉”,他理想的另一半是一名中医同行,“这样就可以跟我有很多的共同话题,我们可以一起研究课题,一起实现梦想”,黄鑫笑着说。

  当然,像黄鑫这样能够充分利用互联网的人在盲人群体中还属少数,更多的盲人由于经济条件或社会条件的限制仍然无法享受到互联网带来的便利,社会也远没有发展到可以使所有人都能平等地参与到社会生活中来的程度,一个平等世界的建立非一朝一夕就能实现的。但是有关注就有期待,我们应当给予这个社会足够的耐心,共同迎来一个美好的未来。那么究竟什么才是一个美好的社会?当所有的小人物,都可以追逐平等和自由的权利,都可以被尊重,不用担心歧视和压迫,都可以拥有相同的机会说话,那应该就是了吧。

  所有采访到这里全部结束,当记者离开黄鑫诊室的时候,瞥见黄鑫的桌子上放着一幅摆台,上面写着“医师当慈悲为怀,温暖善待众生为是”。也许不仅是医师,这个社会需要太多的人能够做到。

  真实的世界里,我们或许不知道未来的出路在哪里,茫茫混沌中将会孕育出什么。无边的暗夜悄然而至,却总有几颗耀眼的星辰在孤岛的上空闪烁,让这所有的一切都值得被期待。

本文链接:http://writerzbloc.com/huangxin/28.html